<<返回
杭州初一男生总觉得班干部针对自己,班主任想出一招:新设“御史大夫”

  这两天,有老师告诉快报记者,风帆中学710班设了一个全新的班干部岗位,叫“御史大夫”,这是专门管班干部的班干部,听上去很厉害有没有!

  昨天上午,记者到风帆中学,见到了710班的班主任钟淑云老师和他们班上的“御史大夫”。

  他大喊着把《班级日志》扔下了楼

  钟老师是班主任,也是历史与社会学科任课老师,提到东东同学,钟老师笑了起来。他就是一个很较真的男生,看到别人不对的地方,就要指出来;另外呢,也有些调皮。

  钟老师讲了东东的几个小小杰作:“比如老师落在教室里的优盘,他要打开,把证件照片放给大家看;课间活动的时候总是喜欢打打闹闹……总之,就像是孙猴子一样,闲不下来,经常搞小动作。”

  钟老师介绍,710班有一本《班级日志》,是值周班干部用来记录学生违纪行为的本子。因为东东可能小动作比较多,他也成为了常上榜《班级日志》的“小明星”,为此,东东很有意见,觉得是班干部针对他。

  那天下课时,钟老师去教室,就看到东东情绪很激动地把《班级日志》拿起来狠狠往楼下扔,一边还哭喊着:“我受不了了!”那个时候,同学们都愣住了,钟老师也有点一下子被惊到,班级里鸦雀无声。

  钟老师等东东安静下来,专门找了他交流,原来,东东又被班干部在《班级日志》上记了名字。

  东东气呼呼地说:“哼!班干部不公平,女生故意记男生名字!老师,我要当‘御史大夫’,监督他们!”

  “听到这里,我是又好气又好笑。他天天被班干部扣分,却不认为是自己的问题,总觉得是班干部跟他过不去。这次事情其实我是清楚的,主要是因为他自己多次吵闹,导致被班干部多次扣分。而昨天的历史课上,我正好给他们介绍了秦朝中央集权的官僚制度,负责监察百官的是御史大夫,没想到被他活学活用,用来对付班干部了。我想,那也好的,索性就叫东东担任‘御史大夫’,监察我们班上的‘文武百官’吧。”钟老师说。

  走马上任后变化不小

  第二天,钟老师就在班级上宣布了这个决定。东东同学成为班级上的首任“御史大夫”,负责监督班干部的值周工作,监督班干部“秉公执法”。

  钟老师说:“东东一听说我宣布的决定,露出了非常意外的表情,还用怀疑的眼光看了我一眼。我郑重地要求东东,不能用‘御史大夫’这样重要的班干部身份去打击报复班干部,监督别人,首先从自己遵守纪律开始做起。这也就是所谓的正人先正己。他用坚定的语气向我做了保证,一定做到,做不到的话,就主动请辞。”

  就这样,“御史大夫”东东同学走马上任了。

  钟老师说,她一直留心在观察,发现东东同学还是非常认真的,跟着值周的班干部一起在班级里维持纪律,一边观察一边做记录。

  第一周下来,东东真的像换了一个人一样,几乎没有再犯错。当然,在“御史大夫”监督下,班干部的工作也做得更加认真了。

  之后,东东的纪律和学习情况,也有了很大好转。前段时间,在交流担任“御史大夫”感言的时候,东东为值周班干部提了不少建设性的意见。他也说道,自己以前总觉得班干部和自己过不去,现在才发现,自己以前确实有许多做得不对的地方。也衷心地希望班里的“捣蛋鬼”们,多体谅班干部。

  我告诉自己要遵守纪律

  昨天中午,记者在风帆中学见到了东东同学。他戴着牙套,个子不高,衣服上都是白色的灰,看上去有点小小的倔强。

  东东说,他做“御史大夫”,主要职责是监督班干部的行为,他觉得自己还蛮有收获。“有一次,班干部把违纪同学的名字弄错了,被我发现了。还有一次,我们有一个班干部在班级里和同学追打嬉闹,也被我指了出来。”

  自从担任了“御史大夫”,东东就一直告诉自己,要控制自己的言行,不能像以前那样经常违反纪律。当然了,学习也要更加认真,毕竟是班干部,要给大家做出榜样。“我的爸妈知道我在班级上担任了‘御史大夫’,也都很支持我,让我好好表现。”

  让同学能从不同视角审视自己

  钟老师说,其实东东同学的成绩很不错,在男生中属于靠前。他就是因为经常爱犯小错误,所以跟班干部的关系很紧张,甚至还严重对立,影响班级的纪律,也影响自己和他人的学习。

  “以往那种以罚代管、以堵代疏的方式,治标不治本,会导致管理者与被管理者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张,逐渐形成恶性循环。在东东这个案例中,我顺水推舟,给了东东一个担任‘御史大夫’的机会。对东东来说,满足了可以‘监督’班干部的愿望,更重要的是,让他有了站在不同视角重新审视班干部、审视自己过往行为的机会,从而促进了自己和班干部之间的理解,也促使东东主动进行反思,主动改变过去的错误做法。这比以往惩罚和说教更有效,也更有意义。我在‘班主任风采’微信公众号上分享了心得,很多老师说,深有同感。”

  钟老师笑着说:“一开始也有人悄悄来提出质疑,这个‘御史大夫’是不是太儿戏了?我对他们说,如果能帮助一个同学,如果能让我们班变得更好,一个‘御史大夫’,不过是一种叫法而已,有什么不可以呢?”